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富商机 >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时间:2020-11-18 00:00:34 来源:清雨染墨衣 浏览次数:16 我来说两句(0) 字号: T T

根据《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及配套指引,本资料仅面向华创证券客户中的金融机构专业投资者,请勿对本资料进行任何形式的转发。若您不是华创证券客户中的金融机构专业投资者,请勿订阅、接收或使用本资料中的信息。

本资料难以设置访问权限,若给您造成不便,敬请谅解。感谢您的理解与配合。

首席分析师:周冠南,SAC:S0360517090002

联系人:靳晓航,SAC:S0360120080042

目录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报告导读

资产端:三季度“宽信用”持续发力,银行表内信贷扩张提速。疫情以来逆周期调节加码,在央行创新货币政策工具等结构性工具的持续引导下,商业银行普惠金融领域贷款投放增长较快,银行表内贷款占比续创2010年以来新高。此外,上市银行同业资产占总资产比重继续下降;金融投资中,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资产占比提升,或与摊余成本法债基供给增多有关。

负债端:三季度负债端稳步增长,存款占比小幅下降、存单占比上升。二季度以来针对结构性存款及创新存款产品的监管收紧,或对存款总额增长造成一定拖累,同时存款增速环比下滑也反映揽储压力偏高。应付债券方面,三季度同业存单发行量价齐升,环比二季度发行量增长约44%。向央行借款方面,三季度央行通过公开市场和MLF合计净投放3723亿,该科目占比环比提升。同业负债方面,拆入资金、卖出回购金融资产占比下降,同业存放占比回升。

吸收存款结构改善,带动综合负债成本延续下行。三季度上市商业银行负债成本继续下行0.05pct至1.85%。与二季度相比,除存款外的其他各项计息负债成本均呈小幅上行或持平的趋势,而结构性存款保底收益率纳入自律管理、规范存款创新产品的监管要求进一步强化,带动存款成本下行,或是导致综合负债成本持续改善的重要原因。

结合同期负债成本表现来看,2018-2019年综合负债成本刚性突出,连续八个季度维持在2%左右徘徊而难有显著下行动力;2020年上半年资金价格下探至历史低位区间,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负债成本的下行,而在三季度资金中枢回升之后,负债成本依然延续了下行趋势,表明资金价格因素并非是主导本轮负债成本下行的因素,“高息揽储”产品的减少和成本的变化对于“打破”负债刚性的影响更大。

四季度银行负债成本大概率将维持或延续小幅下行的趋势,资产配置性价比可能进一步修复。在年底监管达标的压力之下,四季度存款结构有望继续改善,综合负债成本大概率持平或继续呈现小幅改善的趋势,伴随债券收益率的持续上行,资产端与负债端的利差修复料将更加显著。目前,债市收益率对于部分负债稳定的机构已具备一定的吸引力,不过配置盘力量的强弱仍取决于央行对于流动性的投放节奏和结构,以及机构负债的稳定性。

风险提示:央行货币政策超预期收紧,银行负债压力增大。

正文

一、资产端:“宽信用”延续,信贷占比续创新高

从33家上市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来看,2020年前三季度商业银行总资产增速较年中时点有所回升。三季度现金及存放在中央银行款项同比增速回正,主要与去年同期基数较低相关;买入返售资产增速回升,摊余成本法计量的金融资产同比增速升至两位数。其他资产科目同比增速均较二季度有所下降,其中存放同业、拆出资金项目增速下滑显著。

从总资产构成角度看,发放贷款及垫款占总资产的比重较2020年上半年继续回升至54.16%,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资产占比仅次于贷款,前三季度为17.37%,占比较二季度继续上升。此外,其他资产科目占比较二季度均有所回落。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超储持续消耗,现金及存放中央银行科目占比持续下降

该科目主要由现金和存放中央银行款项两部分构成。现金主要为该银行在报告时点的库存现金;存放中央银行款项主要包括法定存款准备金、超额准备金存款以及财政性存款等。三季度国内经济持续修复,银行信贷投放加速,现金存放科目占比较二季度进一步下降至8.2%。

分银行类型看,国有大行资金相对充裕,该科目占比一直处于行业高位,2020年前三季度国有行占比达9.38%,农商行占比次之为7.01%;城商行、股份行分别为6.69%、5.78%。边际变化方面,相较于上半年,三季度国有行、农商行该科目占总资产比重均有所上升,同期城商行、股份行占比下降。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宽信用持续推进,发放贷款及垫款项占比续创新高

三季度宽信用政策持续发力,银行表内信贷扩张提速,贷款占比续创2010年以来新高。伴随国内经济加速修复,叠加宽信用政策持续显效,信贷投放节奏不断加快。2020年三季度,上市银行贷款规模增量达到2.38万亿,同比增速12.3%,对总资产规模的增长贡献高达72%,贡献比例较二季度进一步提升。

分银行类型看,三季度股份行贷款占比及环比增幅最大。三季度末,股份行贷款占比较二季度末增加0.83pct至55.55%,为所有类型银行中最高;农商行占比增幅次之,为54.82%;城商行增0.67pct达45.45%;国有行环比上季度末增0.05pct,增幅最小。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同业资产规模及占比继续下降,资金流入实体方向明确

同业资产包括存放同业、拆出资金和买入返售资产三项科目。三季度伴随信贷投放速度加快,上市银行同业资产占比进一步下降。2020年三季度银行体系内的资金加速流向实体,同业资产占比下降0.27pct至6.07%。各类型银行同业资产占比均有不同程度下降,其中农商行降幅最大,降0.51pct至4.23%,城商行、国有行、股份行依次降0.31pct、0.27pct、0.26pct。绝对规模来看,同业资产规模环比降3084亿,其中国有行、股份行下降较多,分别降1615亿、1053亿;但同比依然高增,较2019年三季度末增长2.14万亿。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分明细科目看,存放同业占比整体下降,城商行、股份行占比小幅回升。国有大行存放同业占比下降0.1pct至2.12%,绝对规模减少674亿,对该科目占比下降影响最大;农商行占比降0.36pct;而城商行、股份行占比分别回升0.13pct、0.02pct。

买入返售占比下降,城商行降幅最大。三季度银行买入返售规模下降1543亿元,占同业资产比重环比降0.12pct至1.89%,各类型银行该科目占比均有下滑。绝对规模上,城商行、股份行降幅较大,环比分别减927亿、693亿;国有行、农商行小幅增加,分别增75亿、1.44亿。三季度货币政策基本回归常态,央行对中长期流动性投放偏紧,商业银行对跨年资金的预期不稳,整体融出意愿有所下降。

拆出资金规模下降1220亿元,科目占比下降0.11pct至2.38%。分银行类型看,城商行拆出资金规模环比增339亿,占比上升0.18pct至2.47%;除城商行之外,其他类型银行拆出规模及占比均有所回落。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金融投资规模持续扩张,股份行规模下降

新金融企业会计准则自2019年1月1日起开始执行,按照准则规定,金融资产投资项目下的原“持有至到期投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交易性金融资产”、“贷款和应收款项”等四类科目,被重分类为三项科目:“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资产”、“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

三季度上市银行金融资产投资总规模增长9279亿元,除股份行之外,其他类型银行均录得正增长。国有大行金融投资规模增长7657亿元,占比增0.09pct至25.96%;城商行增1840亿元,占比为40.55%,环比下降0.53pct,主要由于总资产增速较快;农商行增33.56亿元,占比达31.8%。股份行投资规模下滑251亿元,占比降0.36pct至30.03%。整体看,上市银行金融投资规模稳步增长,主要是三季度资产端收益率继续上行,资产负债利差扩大,配置价值逐步显现。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债市收益率持续上行,令FVTPL债权资产公允价值下跌。三季度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规模减少3755亿元,占总资产比重降低0.28pct至4.27%。分银行类型看,三季度除城商行之外,其他银行FVTPL资产规模均有所下降,其中,国有、股份行规模环比分别下滑2040亿、1863亿,由于二者合计占该类资产总规模的比重接近80%,故对科目影响较大。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继续回升。今年以来,摊余成本法债基集中成立,供给增加的背景下,银行投资该类资产的规模亦有所扩大。三季度末,上市银行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资产占总资产比重较年中进一步增0.49pct至17.37%,且占比高于去年同期。按银行类型看,所有类型银行均录得正增长,合计增量规模达到1.57万亿,环比增速5%。其中,城商银行增速最快,环比增速约7%;国有大行增量规模1.13万亿,对AC金融资产增长贡献度达到73%。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环比下滑0.27pct至6.61%,各类型银行占比均有下降。FVOCI包括债权投资和权益工具投资两类,商业银行所持的FVOCI类资产以债权投资为主,包括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发放贷款和垫款、债券投资等。三季度,上市银行FVOCI总规模下滑2662亿至12.68万亿,环比降2%,主要与债市收益率上行,债权投资估值水平下降相关。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二、负债端:三季度负债规模稳步增长,存款占比小幅下降

从33家上市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来看,总负债同比增速较二季度末回升约0.5pct,达11.44%。从分项变化看,应付债券、向央行借款、同业和其他金融机构存放款项的占比较二季度末有所提升,其他科目占比下降。增速方面,除拆入资金项目同比增速录得负数之外,其他科目增速均有所提升。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吸收存款占比下降,结构性存款整改加速

三季度上市银行吸收存款占比整体下降。2017年以来,商业银行负债结构调整,逐步减少对于同业负债的依赖,增加一般存款占比,而二季度以来针对结构性存款的监管收紧,要求商业银行年底前将结构性存款压降到年初水平的三分之二,三季度结构性存款持续压降,对存款总额增长造成一定拖累,前三季度吸收存款占总资产比重为74.51%,较二季度末下降0.36pct,存款总规模131.43万亿,环比增1.54万亿。

分银行类型看,股份行存款规模下滑,城商行存款占比下降,国有行、农商行占比上升,但增速均有所下滑。股份制银行吸收存款总规模环比下降3431亿元,占比下降至64.13%;农商行吸收存款连续七个季度实现正增长,三季度末存款占比增0.14pct至80.05%,环比增长3%。今年以来信贷资源重点向中小微企业倾斜,而后者是农商行的主要客群,信贷扩张带动了派生存款增长。此外,国有行、城商行存款占比分别为79.89%、64.81%,较二季度末增0.01pct、减0.9pct。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一般存款项目中,活期存款占比下降、定期存款上升。三季度末,四大行及中小银行个人、单位活期存款占存款总额比重均有不同程度下降,定期存款占比上升。其中,四大行与中小行单位活期存款规模较二季度末录得负增长,分别减2069亿、1529亿元。此外,保证金存款占比及规模也有所下滑。三季度存款定期化现象有所显现,一方面是受权益市场行情的吸金效应影响,居民活期存款部分向非银存款迁移;另一方面则体现企业的现金备付水平下降,或与疫情背景影响下,企业投资意愿降低、经营回款偏慢相关。

监管约束高息揽储行为,三季度合计压降结构性存款规模达1.69万亿。2020年5月,银保监会下发整治结构性存款的专项文件,窗口指导部分银行在2020年底前,将结构性存款规模压降至年初水平的2/3以下。三季度大型银行、中小行结构性存款规模分别缩减2557亿、14329.84亿,压降幅度较二季度进一步扩大。截至2020年9月底,结构性存款占比已降至3.47%,较二季度末占比下降0.77pct。若中小银行按照此前最严格监管标准,即中小行12月末结构性存款压降至2019年末的2/3计算,则四季度中小行仍需压降结构性存款1万亿左右。考虑到四大行结构性存款产品规范性较高,后续压降压力或相对较小。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负债调整压力下,应付债券占总负债比重明显回升

应付债券主要反映银行发行同业存单和金融债券的情况,三季度除农商行外,其他类型银行该科目占比明显上升。上半年总量宽松的环境下,资金价格位于相对低位,商业银行发行同业存单的意愿降低;而三季度央行中长期流动性投放偏紧,银行长期负债短缺的压力开始显现,跨年存单发行量价齐升。除农商行应付债券规模环比二季度末下降16.8亿之外,其他三类银行该科目均有显著增长,国有行、股份行、城商行分别增6936亿、4004亿、682亿元,上市银行应付债券科目占总资产比重由二季度的6.71%升至三季度末的7.25%。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无降准”投放背景下,多数银行向央行借款占比回升

向中央银行借款的形式包括再贷款、再贴现、逆回购、MLF等方式。三季度央行通过公开市场和MLF实现净投放3723亿,各类型银行向央行借款科目规模与二季度相比均有所增加。其中,国有行增长最多为1321亿,城商行次之,达921亿;股份行、城商行分别增485亿、37亿元。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国有行同业负债规模继续下降,其他银行负债调整压力下增加同业负债

受国有行同业负债规模减少较多的影响,上市银行同业负债占比整体下降。截至9月末,国有银行同业负债规模环比继续下降4281亿,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分别增3068亿、662亿、31亿。占比方面,仅国有行同业负债占比下降,其余三类银行占比均小幅上升。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同业负债由同业和其他金融机构存放款项、卖出回购金融资产以及拆入资金三项加总而成,三季度拆入资金、卖出回购金融资产占比下降,同业存放占比回升。

具体来看,除国有行外,其他类型银行同业存放规模均有增长,股份行增幅最大。三季度国有行同业存放规模下降220亿;同期股份行增长2302亿,城商行、农商行分别增863亿、54亿。占比来看,同业存放占总资产比重整体增加0.02pct至8.84%,其中国有行同业存放占总负债比重下滑0.16pct,其他类银行占比均提升约0.4-0.5pct,反映国有行向中小行的流动性传导或有所改善。

上市银行卖出回购资产规模下降1091亿,仅股份行录得正增长。受国有行卖出回购规模下滑影响,上市银行三季度该科目规模及占比均有所下降。股份行卖出回购规模环比增969亿,国有行、城商行、农商行分别减1926亿、127亿和8亿。占比方面,卖出回购科目占比整体下降0.08pct至1%,股份行增0.19pct至2%以上,持平城商行;国有行降至0.5%以下,农商行占比则首度低于4%。

各类型银行拆入资金规模均下滑。三季度末,拆入资金总规模环比二季度末减少2426亿,反映同业拆借活跃度有所下降,其中国有行下降2134亿,对总规模影响较大。结合央行发布的单月金融市场运行情况看,二季度同业拆借累计成交46.1亿,三季度累计成交额为38亿,环比下滑17.5%,同业拆借活跃度下降主要是由于三季度商业银行超储率下降至低位区间,银行资金融出偏审慎,融出意愿有所减弱。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三、存款结构改善,带动综合负债成本延续下行

综合负债成本逐季下行,或与存款成本改善相关

商业银行有息负债主要包括:吸收存款、应付债券、向中央银行借款和同业负债等。其中,吸收存款占总负债的比例最高,故存款成本变化对银行成本影响最大。同业负债中,同业存放款多为协议存款,卖出回购金融资产主要是质押式回购与买断式回购业务,与拆入资金类似,二者同银行间资金利率具有较强相关性;应付债券中,同业存单的占比最大,因此存单发行利率可作为该项负债成本的参考;向中央银行借款的负债成本则可参考政策利率。

三季度上市商业银行负债成本继续下行0.05pct至1.85%。根据综合负债成本等于利息支出与有息负债之比,我们测算出银行综合负债成本自2019年四季度以来逐季下行,且2020年单季下行幅度保持在0.05pct。尽管三季度同业存单发行放量,且发行利率中枢有所抬升,但商业银行综合负债成本仍保持稳定下行的趋势,国有行成本下降0.05pct,降幅最大,股份行、城商行各下行0.04pct,农商行降0.01pct。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与二季度相比,除存款外的其他各项计息负债成本均有小幅上行或持平,结构性存款保底收益率纳入自律管理、规范存款创新产品等监管规范不断趋严,打击银行“高息揽储”行为,从而带动存款成本下行,或是导致综合负债成本持续改善的重要原因。三季度,同业存单各期限发行利率均有所上行,相较于二季度末,同业存单利率上行幅度整体超过70bp。同业负债成本由同业存款的协议报价和货币市场利率共同决定,而今年以来,同业存款利率与资金利率走势的相关性明显增强,因此三季度的同业负债成本可借助DR007的走势来观察。而伴随货币政策回归常态化,三季度资金价格中枢抬升,同业负债成本料会跟随上行。向央行借款成本主要参考1年期MLF操作利率,而二季度以来政策利率始终维持。综合上述三项计息负债的成本变动来看,上市银行综合负债成本的下行主要是由存款成本下行带动。

与此同时,2020年9月央行发布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增刊《有序推进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披露,“2020年8月,三年和五年期存款加权平均利率分别为3.69%和3.78%,分别较上年末下降0.03个和0.28个百分点。2020年8月,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大额存单加权平均利率分别为2.43%和2.52%,分别较上年末下降0.51个和0.53个百分点”,显示商业银行存款利率较2019年末确有一定幅度的下行。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结合同期负债成本表现来看,2018-2019年综合负债成本刚性突出,连续八个季度维持在2%左右徘徊而难有下行动力;2020年上半年资金价格下探至历史低位区间,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负债成本的下行,而在三季度资金中枢回升之后,负债成本依然延续了下行趋势,表明资金价格因素并非是主导本轮负债成本下行的因素,存款结构和成本的变化对于“打破”负债刚性的影响更大。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存款利率下行背景:存款利率管理的政策效果逐步显现

2019年下旬以来监管加强存款利率管理,银行负债成本开启新一轮的下行趋势,政策效果逐步显现。2019年10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务的通知》,对结构性存款的业务开办、监管细则等作出规范,但彼时结构性存款利率依然偏高;12月,央行组织利率自律机制提出自律倡议,将结构性存款保底收益率纳入自律约定。2020年3月颁布《关于加强存款利率管理的通知》明确了存款利率管理要求;截至8月,结构性存款保底收益率为1.22%,较自律倡议提出前的2019年末下降1.21pct,同时预期收益率和兑付收益率也快速下行,分别为2.94%和3.13%,较2019年末下降0.65pct、0.45pct,结构性存款的负债成本有明显下行。

与此同时,央行在《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增刊中明确对银行高息揽储类的“创新存款产品”进行规范,截至8月压降规模均已超过计划,产品压降效果显著。结构性存款方面,三季度末,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总额已经低于去年年底的水平,距离2/3的标准尚有2.4万亿的规模尚待压降,但考虑到并非所有银行都执行2/3的压降标准,四季度压降节奏或略有放缓。

四季度银行负债成本大概率将维持或延续小幅下行的趋势,资产配置性价比进一步修复。在监管达标的压力之下,四季度存款结构有望继续改善,综合负债成本大概率持平或继续呈现小幅改善的趋势,伴随债券收益率的持续上行,银行资产端与负债端的利差修复料将更加显著。目前,债市收益率对于部分负债稳定的机构已具备一定的吸引力,不过配置盘力量的强弱仍取决于央行对于流动性的投放节奏和结构,以及机构负债的稳定性。

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

四、风险提示

央行货币政策超预期收紧,银行负债压力增大。

具体内容详见华创证券研究所11月16日发布的报告《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持续下行的结构因素——2020年银行三季度分析报告【华创固收|周冠南团队·深度】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