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民生在线 > “两湖”禁捕之后 长江“双肾”还好吗?

“两湖”禁捕之后 长江“双肾”还好吗?

时间:2020-11-14 11:09:31 来源:你还是七月 浏览次数:86 我来说两句(0) 字号: T T

经历了今年汛期的超警戒洪水后,我国两大淡水湖鄱阳湖、洞庭湖又复归平静。

人湖相依,共生共存。千百年来,鄱阳湖、洞庭湖为栖息于此的自然万物提供庇护,让生命得以孕育。

“两湖”禁捕之后 长江“双肾”还好吗?

江湖一体,江湖两利。鄱阳湖、洞庭湖又被誉为长江“双肾”,与长江构成生命有机体。然而,由于环境恶化、滥捕滥捞等原因,长江“双肾”健康一度堪忧。

今年,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开始分类分阶段实行禁捕。根据农业农村部、财政部、人社部联合出台的《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江西省、湖南省出台方案,鄱阳湖、洞庭湖从1月1日起开启为期十年的全面禁捕。

告别滥捕滥捞的历史,经受住洪水的考验。全面禁捕,给长江“双肾”带来新生之机!

生态之变:

从全面衰退到全面修复

今年,江西省九江市水产科学 研究所科研人员在鄱阳湖火焰山水域一次性发现上百条刀鱼群体,并发现多处疑似刀鱼产卵场。

“这是近十年来首次在鄱阳湖发现大量刀鱼群体,表明鄱阳湖水生态环境不断改善、生物多样性持续恢复。”江西省水产技术推广站研究员戴银根说。

“两湖”禁捕之后 长江“双肾”还好吗?

烟波浩渺、水草摇曳、银鳞游泳……曾经,鄱阳湖和洞庭湖上最平常的一幕,如今却成为人们对长江“双肾”的最美记忆。由于环境恶化、滥捕滥捞等原因,两湖生态环境一度不断恶化,生物多样性持续下降。

20世纪90年代初,国家渔业部门曾进行普查,当时湖区鱼类共有158种。而在此后的近二十年间,鄱阳湖鱼类减少了30余种。鲥鱼、胭脂鱼等濒临灭绝,四大家鱼也越来越少。

在洞庭湖区,被称为“洞庭之心”的大通湖,由于过度投肥投饵养殖、捕捞鱼类及面源污染等原因,在国家地表水水质断面考核中水质一度为劣V类。

长江“双肾”病了!

自2002年起,我国在长江流域试行春季禁渔制度,每年3月至6月鱼类繁殖产卵的季节,鄱阳湖、洞庭湖禁止所有捕捞作业。但禁三个月、捕九个月,依然难以扭转生态恶化趋势。

从今年1月1日起,两湖从季节性禁捕转向为期十年的全面禁捕,开启全面修复的新阶段。

湖面上不见了往年渔船出港、渔民下湖的热闹场景,取而代之的却是处处悄然勃发的新生机。

秋日的大通湖,水天一色,水草摇曳,湖鸟如精灵般掠过。

通过生态修复,如今,这里已摘掉劣V类水质的“黑帽子”,水质明显提升,消失的螺、蚌、鱼、鸟等都开始回来了。

“今年6月,在湖区监测到世界极危物种青头潜鸭、低危物种棉凫。”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高大立说。

“两湖”禁捕之后 长江“双肾”还好吗?

近五年来首次在夏日监测到白枕鹤、麋鹿种群数量由两年前野放时的47头扩大到55头……鄱阳湖区也迎来越来越多“新居民”。

“如今,湖区不少人都看到过江豚成群结队嬉戏的场景,这表明鄱阳湖生态正加快恢复。”江西省鄱阳湖渔政局局长谢连根说。

“两湖”禁捕之后 长江“双肾”还好吗?

生活之变:

从靠湖吃湖到靠湖兴湖

伴随切割机飞溅的火花,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南矶乡矶山村渔民吴克虎的两条渔船被拆解了。

“两湖”禁捕之后 长江“双肾”还好吗?

“船是我主动上交的,政府有补偿,还给办了社保。”56岁的吴克虎和妻子打了大半辈子鱼,洗脚上岸后开了一家农家乐,一年有七八万元收入,比以前捕鱼强多了,还更稳定。

随着长江流域重点水域陆续实施禁捕,包括鄱阳湖、洞庭湖在内的长江流域近30万渔民将交船收网、洗脚上岸。和吴克虎一样,许多一辈子生在湖里、长在湖里的渔民们发现,除捕鱼卖鱼外,原来“靠湖吃湖”还有很多新吃法。

从捕鱼到养鱼,填满“鱼篓子”——

“其他技术不懂,鱼虾的生活习性我可是内行。”在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象山镇,上岸渔民吴华山依旧没有离开水,在政府引导和支持下,发展起稻虾生态养殖,一年有30多万元收入。

在洞庭湖畔,一个个兴起的生态渔场,不仅让老百姓的“鱼篓子”更健康了,也让渔民的“钱袋子”更鼓了。湖南岳阳市华容县渔民盛国平说,禁捕后,他到当地一家生态渔场打工,每月可以拿到4000块钱,还能学习先进的养殖模式,为以后创业做准备。

从卖鱼到卖景,吃上“旅游饭”——

“春看草,夏看水,秋看芦,冬看鸟。”驱车绕行在鄱阳湖畔,沿湖不少地方主动转型,依托湖区的湖光山色,引导上岸渔民发展生态旅游。

在鄱阳湖康山垦殖场堤坝下,67岁的老渔民朱义才和儿子儿媳正忙着招呼来家里吃饭的游客。“随着候鸟陆续到来,接下来的生意会更好。”他说。

从上岸到上班,变身“上班族”——

南洞庭湖畔,在湖南星海运动用品有限公司车间,一些上岸渔民正在织机旁麻利地裁剪、串边、缝纫,制作各种体育休闲用品。

今年4月,曾在洞庭湖上捕鱼的陈志军来到这里上班,月收入5500元左右。“生产运动用网,劳动强度比原来低,工资却增加了不少。厂子干净宽敞,还有空调吹,很舒服。”他说,在公司,像他这样的转业渔民很多。

理念之变:

从竭泽而渔到保护优先

早上8点30分,风轻云淡、江湖如镜,江西湖口县北门渡口码头,湖口县江豚协巡队队员、捕了一辈子鱼的舒银安开始了一天的巡护任务。

今年汛期,舒银安和队员也坚持定期来岸边巡护,水位下降后又恢复了水上巡护。

三年前,当舒银安加入江豚协巡队、协助渔政人员打击非法捕捞时,身边少数不理解的渔民骂他们是“渔民的叛徒”。

但舒银安很坚定:“不能再这样捕下去,否则鱼都要绝种了!”三年来,无论严寒酷暑,他和协巡队其他队员始终坚守在这片水域,默默守护着这里的江豚和渔业资源。

骂声越来越少,加入的人越来越多。如今,湖口县江豚协巡队11名队员中,有8名是之前世代捕鱼的渔民。

从捕鱼到护鱼,是湖区群众理念之变的缩影。

随着全面禁捕的实施,“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理念在湖区牢牢扎根,生态保护成为越来越多人的自觉。

“两湖”禁捕之后 长江“双肾”还好吗?

在东洞庭湖麋鹿和鸟类救助避难中心,麋鹿“果果”刚喝完牛奶,在草地里躺着休息。

今年汛期,麋鹿的传统栖息地被大片淹没,刚出生的小麋鹿“果果”和妈妈走散后,被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发现,送到救助避难中心。

“汛情期间,我们共救护了4只麋鹿。”东洞庭湖麋鹿保护协会会长李政说。

“两湖”禁捕之后 长江“双肾”还好吗?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守护生态就是守护未来。

禁止采砂、关闭污染企业、规范畜禽养殖……一系列改善湖区生态的措施出台。

江豚保镖、候鸟医生、麋鹿管家……越来越多人加入守护湖区生态的队伍中。

今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通知,要求进一步做好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退捕渔民安置保障工作。

江西鄱阳县双港镇长山村位于鄱阳湖的一个湖中岛上,在村口,一张巨幅鄱阳湖国际生态旅游岛的规划图承载着渔民们的美好期盼。“虽然不捕鱼了,但生态保护好了、旅游发展起来后,相信大家未来的生活一定会更加美好!”村支书杨志刚说。

新华社记者 郭强 闵尊涛 史卫燕 蔡潇潇 王昕怡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